????不过,此地今日,竟然聚集了十几万修仙者,这数量着实恐怖。

????而平常情形下难得一见的高阶修仙者,此时更是比比皆是。

????不过虽然人数大体相当,但是还是可以看出双方的异同。

????法士一方虽然服饰各异,但低阶法士的器全都是那简单的几种而已。不是光蒙蒙的圆钵,就是拳头般大小的圆珠,但最多的还是一杆杆颜色各异的法旗。而刀剑类的法器,却少之又少。

????而修士一方,低阶修士手中的法器可谓五花八门,什么的都有,但以刀剑类法器居多。但这些法器一个个晶莹闪烁,灵气逼人,单论等阶而言,一看就远胜法士一方。

????不过余刑很清楚,法士的优势。

????法士的各种灵术,的确出其不意,而且他们互相配合的阵法,人数聚齐起来,给修士大军的压力,也极其之大。

????余刑摇了摇头,不再观看。

????这时对面法士大军中一阵骚动后,从里面飞遁而出了三个人。

????余刑望着其中那位中年儒生,冷笑了一声。

????中年儒生自然也看到了余刑,目光阴冷了下来,余刑的手里,可是还有他们幕兰人的圣器古灯。

????而修士这一方,也同样飞出了三道惊虹。正是至阳上人、魏无涯、合欢老魔三人。

????总共六位元婴后期的齐齐现身交谈。

????余刑闭目休息起来,双方交谈成什么样,她根本不在乎,只要最后能打起来就好。更何况,这六个老怪各怀鬼胎,心里都在想着如何算计对方,怎么可能不打。

????现在,也不过是鬼扯罢了。

????双方老怪鬼扯了一会儿,赌战才算是真正开始。

????余刑缓缓睁开双眼,一群修士和法士各自从阵营中飞出,然后双方大军中间的位置,分成十处,开始布置起法阵起来。

????这些人,都是修士法士中精通阵法之道的阵法师,要布置的禁制屏障法阵虽然厉害异常,但却并不是偏门法阵。因此以这些人的阵法造诣,对方若是做什么手脚,自然一目了然。